<option id="sw6ak"><wbr id="sw6ak"></wbr></option>
<noscript id="sw6ak"><div id="sw6ak"></div></noscript>
<optgroup id="sw6ak"></optgroup>
<optgroup id="sw6ak"></optgroup>

追逐“極致”影像 “瘋狂攝影師”金平獲中國攝影金像獎

2018-11-21 09:11 圖話四川

  1月17-20日,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共河南省委宣傳部、中國攝影家協會共同舉辦的第十二屆中國攝影藝術節在河南省三門峽市舉行。在此次活動中,有著攝影界“奧斯卡”美譽的金像獎也正式頒獎,四川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金平獲得本屆藝術攝影類金像獎。

  “攝影的本心,源于境,而非景。影像的意義,不是單純的復制,而是對人性的探索。我用膠片大畫幅拍攝那些即將被世界遺忘的題材,用行將失傳的手工介質二次創作影像作品。在這種“慢”的攝影創作中,去探尋撼動內心的‘境觀’。”對自己的攝影之路,金平作了上述闡釋。

第十二屆中國攝影金像獎頒獎禮上,藝術攝影類獲獎者登臺領獎

參加頒獎禮的領導嘉賓與金像獎獲得者金平合影

  “極致”瘋狂

  追逐喜馬拉雅海拔七千米之上的影像

  從藏區的德格印經院到云南邊陲,從四川“5.12”地震災區到喜馬拉雅山區。在近15年的時間里,金平用“守舊”的大型相機“極致”地從不同的維度去關注大自然的能量所帶來的鬼斧天工,也去追尋著社會變革之中生產關系衍變的人文延宕,串聯出自我實驗影像系列的線索感和啟示錄。

  金平究竟有多瘋狂?從2009年到2014年,金平先后11次深入喜馬拉雅山區,登上多座高海拔七千米之上的雪山冰川,用大畫幅相機留下珍貴的影像記錄。

喜馬拉雅·七千米之上(攝影 金平)

  近些年來,受到全球氣候變暖影響,地球上的冰川正在逐漸消失,為了永遠留住圣潔的冰川映象,2009年,金平開啟了拍攝冰川世界的漫漫征程。首次拍攝,他將鏡頭對準了位于青藏之巔珠穆朗瑪的絨布冰川,第二次拍攝了屹立在喜瑪拉雅山脈中部的卓奧友峰。金平一行冒著生命危險攀登到海拔7000余米之上的高度,帶著大畫幅相機游弋在暗藏著冰陡崖和冰裂隙的冰川中,拍攝過程極其艱難,極其瘋狂。

  2014年,CCTV-9的《瘋狂攝影師》紀錄片找到了他,拍攝記錄下了當年金平在海拔8201米的世界第六高峰---卓奧友峰最后一次的冰川拍攝。

  2016年5月,當CCTV-9的紀錄片《瘋狂攝影師》播出后,有網友這樣評價“他一定是瘋了!”其中有個細節,為了避免強光刺激視網膜造成雪盲癥,大家都戴上了護目鏡,但金平卻為了準確的曝光和色彩無法帶護目鏡。不僅如此,金平為拍到最好的照片,不惜在高海拔涉險找角度。就這樣,金平如此瘋狂地一次次的捕捉著他最美的風景給網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喜馬拉雅·七千米之上(攝影 金平)

  “極致”守舊

  在社會變革追尋人文延宕

  在金平的朋友圈,大家都知道他玩了十幾年大畫幅(20x24英寸)。

  “差不多就是底片多大,照片就有多大,天地、時間、人和都攢在那底片上,好幾天拍到一張片子特正常。”對金平而言,大畫幅架構笨重、操作繁復,需要長久曝光的攝影手法代言了某種儀式感,這恰似大畫幅對他的致命吸引之所在:非刻意,卻有著自然的主觀帶入;不可預判,常有偶得的意外之喜。用金平自己的觀點,他的影像并不具備大眾審美,不具備即時性和紀實性。

  其作品【印象德格】、【天啟】、【時·痕】、【喜馬拉雅·七千米之上】、【大樹下】、【色彩古巴】、【濮秘】中多重影像敘事的疊加,從不同的維度去關注大自然的能量所帶來的鬼斧天工,也去追尋著社會變革之中生產關系衍變的人文延宕,串聯出自他實驗影像系列的線索感和啟示錄。

濮秘——云南廣南板江2018春(金平 攝影)

  金平從12年前便以歷史主義的目光投向在社會變革中處于弱勢的社會形態——云南邊陲,“濮”意為俗稱的云南人,“秘”意為神秘。濮秘,這個主題他從2006年一直拍到2018年,直到今年,才終于決定收官。

  “《濮秘》的樸素現場掩隱了我的個人情感,影像的時間感鋪展出村落的暮晨之光,動物的骨骸懸掛在歷史預言的峽谷,生殖的圖騰佇立在年輪的祭臺,織造的服飾裹挾的魂魄蕩游在草、木、石、麻的國寨”。金平認為,這些景象只停留在有著千年歷史的原鄉古寨,停留在我的影像里。然而在城鎮化趨勢下,中國的自然古村落越來越少,能夠保存原生態生活方式的寨子也越來越少。

濮秘——云南廣南板江2018春(金平 攝影)

  2017-2018年間,金平發起了”濮秘民藝攝影游學”的公益攝影計劃,得到了眾多攝影家、藝術家等的廣泛支持與參與。“我只想聯合中國攝影家們的力量,用鏡頭走讀民藝活化石,用他們的鏡頭讓更多人關注到這些自然古村落,去推動文化的活態傳承,去推動中國自然古村落的民藝復興之路。”

  “極致”二次創作

  一個多元手工影像介質的實驗者

  金平曾有一幅作品在北京展覽,當時很多人都認為那是油畫,引得很多觀眾都想用手去觸摸。后來在上海展覽,一位很有名的評論家看到作品上的一位老頭臉上皺紋正好與紙張紋理結合在一起,那評論家激動不已,說“這種結合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一種影像”。

  對于影像呈現,金平從來都有自己的見地。從保護傳統手工民藝的角度出發,金平將自我創作的影像(正在消失的風景)與特種介質(即將失傳的古法介質)的融合進行二次創作,構筑起獨特的藝術風格以及作品的個性形態。

金平將金像獎獎杯高高舉起.

  金平一直試圖在攝影工藝和語言上有所創新,比如在作品《喜馬拉雅.海拔七千米之上》中,冰川的體積感、空間感及高光之下的小反差、低密度帶來的拍攝難度恰巧提供了探索的可能。

  “以內心最真實的感觸帶動鏡頭去完成對冰川意義的建構和解構,借助冰川意指的符號世界,表征對自我與自然的深層思索。”金平談到,對于這組影像成片的制作,他采用古老的藍曬工藝,以絲綢作為影像介質,呈現出了冰川動人的藍色影像。后來這組二次創作的影像衍生品,被金平創始的南谷品牌作為文創素材應用于藝術絲巾、屏風等家居,這些來自海拔七千米之上的影像,在生活中映射出新的意義和價值。

金平《時間作物》展出現場(動圖)

  經過十余年的實驗,金平逐漸摸索出了一套制作古法紙影像的獨特方法。這種影像沉穩、樸素,不規則纖維與圖像疊加產生的肌理效果,使影像更加立體,雖然質地粗獷,但影像的細節又極其豐富。

  攝影,是凝固時間的藝術。金平并非什么影像都往一個介質上去放,更在乎介質與影像內容本身的溯源關系。比如關于藏文化的影像就使用手工藏紙,關于傣族文化的就用手工傣紙來呈現。對于金路獎獲獎作品《時.痕》系列,金平曾經用石頭作為介質,來二次創作這組影像。傣族手工紙、藏紙、夾江手工宣紙等是傳統手工來表達;鉑鈀接觸印相、藝術微噴、藍硒法等都技術的表相,但每一種于金平來說都是有溫度的傳達。

第十二屆中國攝影藝術節上展出的《濮秘》系列作品

  “在全球化語境象海嘯般沖擊著地球的每一個角落時,在中國城鎮化趨勢下,時間爭先恐后地粉刷著城市,不斷被刷新的精神意志在空間和時間中切換,構成了龐雜無序的城市化現象,我們來不及思考和定位,又被下一波洪流沖向了另一個彼岸。”金平感慨道,他也就是這樣在多重身份擠壓下成長起來的攝影師,與同齡人有著公共的社會邏輯經歷,用他的話來講,他是一個”守舊”的人,總是希望通過影像能夠停下來思考。

責編:高鑫戈
分享:

推薦閱讀

排列3预测最准20专家 大发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东北麻将牌 今日安徽快三开奖号码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 黑龙江时时11选5 492天天彩票com好不好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 天津十分开奖走势 今天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号码推荐 快玩三张牌时时乐手机版下载 七乐彩走势 四川时时连线走势图 094独家提供推荐公式规律 欧盟创业指数怎么交易 河南快三计划